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妻命难为 >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伺候

正文 第六十八章 伺候

?热门推荐:
????沈梦知回去卿卿小缘时,静女与初晴在院中拾掇着草药。草药很多,乱七八糟堆了一石桌,每一株都新鲜的,底下还带了泥土,两人将草药收拾好了放在簸箕里。

????她这才发现,院子里多了几个木架,虽然简易,却是将院子变成了另一个样。

????冷冷清清的院落,竟是染了药香。

????准备得如此周全,是打算拿她的院子来晒药,看来,那位三两天是不会离开的。

????初晴先看见的沈梦知,急忙起身迎了过去,眉眼低垂的喊了一声沈姑娘。

????“这是后雨让我带回来给你主子的,你拿回去吧。”

????初晴摇头,还是那般疏离的态度,“既是后雨亲自交到姑娘手中的,奴婢不敢妄动。”

????沈梦知觉得初晴对她有股莫名的敌意,或许也不应当说莫名,青颜对她的所作所为,不论好坏,对别人都是没有的,就是因为这一份特殊,让初晴以为青颜对她是不同的。

????她觉得冤枉,也觉得可笑,她是何种模样,何种性情,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,莫说她与青颜两看生厌,各自打算,就算他们之间真有点儿什么,他们门不当户不对,脾气性子都不合,绝无半分的可能。

????同一个转眼就成为过客的人计较,不是往自己心里添堵吗?

????初晴的主子,那放在心尖尖上喜欢着的人,她一点儿兴趣没有。

????听见说话声,静女一把甩了手中的草药,蹭的窜到沈梦知跟前,惊艳道,“姑娘,您这样打扮真漂亮,又高又瘦不说,腰还那么细!神医果真不一般,让您穿成这样去墨香坊拿药,不是欺负您,是想让您恢复自信,神医真是用苦良心。”

????原来,青颜替她找好了理由,说是让她去墨香坊拿药,如此一来,往后每次出门都有了理由,一劳永逸,是青颜处事的风格。

????可怜静女,还傻乎乎的以为青颜欺负她,怕她不高兴,四下找着为青颜推脱的措辞。

????沈梦知无声的笑了笑,见初晴始终不愿意伸手,便将食盒拎回了房间。刚取下帷帽,一眼看到了大喇喇躺在她床上睡觉的青颜。

????不仅睡了,还睡得很熟,眉宇舒展,嘴角噙笑,许是做了好梦。

????李嬷嬷从床边走过来,满脸无奈,“姑娘,老奴劝也劝了,能说的该说的都说了,可是神医听也不听,执意要如此,说是昨儿个没睡好,今儿又起早了,非要睡下。老奴又怕事情张扬出去,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????张扬出去倒是不会,但要是让沈君知知道了,两人指不定又会一较高下。

????与其闹得不愉快,不如就这么过去了吧。

????他枕了她的枕头,她便扔了枕头,他盖了她的被褥,她便扔了被褥,沈府再难,也不差这点儿银子。

????沈梦知点点头,将帷帽和食盒递到李嬷嬷手里,走到铜盆前净了手。

????李嬷嬷见时候差不多,便让人端上饭菜,伺候着沈梦知用。

????沈梦知刚拿起筷子,床上的人悠悠转醒了,睡眼惺忪的坐起身子,喊,“初晴,过来伺候爷。”

????那语气,像极了进去烟花柳巷寻快活的大爷,又嚣张,又欠揍,配上那张蛊惑人心的脸,不正经得无法形容,仿佛香艳的一幕就在眼前。

????李嬷嬷手上一抖,勺子里的圆子便滚了出去,忙伸手去接,又差点儿推到沈梦知身上,一张老脸白里透红,羞得抬不起头来。

????沈梦知轻叹,“嬷嬷,让初晴姑娘进来伺候吧。”

????说罢,也是准备起身腾出地方。

????这会儿功夫,青颜已经彻底醒了,看看窗外又看看沈梦知的脸,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,漠然的咳嗽两声,翻身下床来。

????本就是和衣睡的,也就眯了那么一会儿,不必伺候。

????沈梦知道,“嬷嬷,你送神医回客房,记得将食盒带上。”

????李嬷嬷还没来得及动,青颜连说不必,自发走到桌边坐下,招呼李嬷嬷将食盒里的东西端出来,像是在自己家似的,丝毫不见外。

????李嬷嬷看看沈梦知,得沈梦知同意才照办了,顺带添了一副碗筷。

????沈梦知吃的是家常便饭,无甚特别。青颜用的吃食却是旁人见也不曾见过的精致,只是将食盒的盖子打开,香味儿便飘散了出去,不论蒸炸炒炖,无一不是过了无数道手,力求无尽所以,尽善尽美。连摆盘都是色泽搭配好的,何种颜色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摆在一块儿,一眼能叫人瞧出其中的自制。

????“啧!”青颜不怀好意的发出声音,对沈梦知视而不见的态度表示不满,“我既睡了你的床,此刻又同你一张桌子吃饭,即便你吃我的菜我也不会吝啬得舍不得给你,你这般目不斜视的,为谁守着呢?”

????青颜这人就是如此,一旦有了想法就会拼命的试探,他想探一探沈梦知对他上了她的床的一事的态度,奈何沈梦知不接招。没事人一样用了饭菜,放下碗筷便要起身出去。

????这不冷不淡的态度更叫青颜难受,他倒宁愿沈梦知像之前那样敞开了同他说话,笑里藏刀也好,语气很挤也好,好在是实实在在的。

????尽管他很不愿意承认,但事实如此,沈梦知隐忍起来,那云淡风轻的样儿他着实有些猜不透。

????他不信,除却沈君知和沈云献,沈梦知真没有底线!他都躺到她的床上去了,她竟然无动于衷?上京民风再开化,也不过是限于男女与大庭广众之下可以并肩同游而已……

????青颜想着,默默放下了筷子,看着沈梦知白袍上的红色痕迹,不在意的问,“今日在墨香坊可还顺利?恭喜啊,对方来头不小,收入可观。”

????沈梦知果真顿步,扬唇笑道,“承蒙神医器重,小女子富可敌国指日可待,希望神医继续栽培……说实话,我很好奇下一个病人会是谁,更好奇神医下一个想要透露给我的秘密。”